来自 万喜彩票官网 2018-08-19 14:14 的文章

这个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老三难道已经成了他的

  皇帝既已进了内围,大家虽然因皇帝今夜宿此,不能歇下,需要值夜,不过却也不必一直站在这里。两人分说已毕,冯良侍便喜孜孜地唤杨千叶,与她到旁边小厅中说话。
 
    杨千叶满腹纳罕,跟着冯良侍进了小厅,讶异道:“姐姐何事垂询?”
 
    冯良侍满脸堆笑,连连摆手道:“以后可不敢当这声姐姐的称呼。郭良侍若是念着我的好儿,以后还请关照一二,我就知足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眉尖儿微微一挑,疑惑道:“姐姐……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冯良侍笑容可掬地道:“恭喜姑娘,贺喜姑娘。圣人看中了你,洛公公也识趣,安排了你后天晚上便给圣人侍寝呢,这真是姑娘天大的福份,老身这里得先向你道喜啦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呆了一呆,一张小嘴微微地张成了o形。
 
    “皇帝……看中了我?我怎么不知道?”
 
    冯良侍眉开眼笑:“不然呢,你以为随便什么人,圣人就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?那一夜玄武门兵变,圣人的心思全在那边儿呢,可你只随口报了个姓氏,圣人就能记在心头,方才直接就唤了出来,这是心上放了你呢。”
 
    冯良侍笑眯眯地道:“能在圣人身边做事的,谁不是一颗心七个窍,八面玲珑。我当时一听,就晓得是姑娘你的福份到了。洛公公是圣人身边贴身侍候的大太监,自然也是马上了然圣人心意。”
 
    冯良侍说着,向杨千叶欢欢喜喜地福了一礼:“姑娘大喜,后儿个侍候了圣人,马上就能有了名份。圣人可很少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,说不定姑娘你直接就能晋位五品的才人呢,天大的福份呐!”
 
    杨千叶一脸惊讶,一时还未消化这个消息。
 
    冯良侍只当她是太过惊喜,便笑道:“你先在这儿歇歇,老身出去值宿。”
 
    善解人意的冯良侍笑呵呵地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杨千叶有些茫然地向前走出几步,贴着榻儿侧坐下不,怔忡良久,眸中突地掠过一缕精芒。
 
    “那个坐了我杨氏江山的表哥,真的看中我了么?正愁没机会对你下手,想不到你自已送上门来!”
 
    杨千叶唇角逸出一丝冷笑,而眸中,却渐渐蒙上了一层泪光。
 
    从小被灌输的一切,其实今时今日,在一次次挫折中,已经渐渐颓废。
 
    虽然她嘴里不说,但她也清楚,光复大隋,已经成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。
 
    但是,为父报仇,却是她为人子女,尚可全力以赴的一件事。
 
    父亲在天之灵,会欢喜么?
 
    后天,就能让逆贼授首,以慰亡父在天之灵了。
 
    可是……
 
    杨千叶心中忽然又无比地难过。
 
    今夜那九嫔之御是由她安排的,她自然明白要近身于皇帝,是何其的不容易,她身上不可能携有任何凶器,而那晚交手,她又已清楚了皇帝的武功,如果只动拳脚,不等她得手,侍卫们就能闯进来。
 
    除非……等到皇帝筋疲力尽,倦极而眠,再猝然出手。
 
    可要那样,她就得付出自已。
 
    一想到这一点,她的心忽然油煎一样地难过。
 
    若是心无所属,便以自已做了行刺的武器,她也只是觉得屈辱,却不会觉得难过。可现在,她只想流泪。她不怕为了复仇付出性命,可现在,她却有种付出了一切、付出了比生命更宝贵的一切的感觉。
 
    她只想哭……
 
 第562章 有缘自相聚
 
    翌日早朝后,李世民单独留下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李绩、褚遂良四位心腹重臣,到御书房中再次议立太子。
 
    之前李世民本已有意立李泰为储君了,李泰素有文名,符合李世民的文治理念。他又是李世民最喜欢的一个儿子,选他继位就是顺理成章之事了。
 
    可是李承乾临走之前的一番说辞,令李世民触动颇深。李世民开始转而考虑其他皇子的可能性。他曾亲自经历过的一切,可不想在自己的亲生儿子身上重演,那岂不成了报应?
 
    所以,今日召集这四位大臣议立太子,李世民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备用人选,那就是李治。
 
    李治是李世民第九子,嫡三子。年纪现在尚不算大,但他是嫡子,其生母可是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,与嫡长子李承乾、嫡次子李泰是同一个妈生的。李承乾已经被废了,李泰也不合适的话, 顺位下来就该是他了。
 
    而这个孩子年纪现在虽然不大,却也已经体现出聪慧的一面,最令李世民心动的则是他的性格,这孩子性格很好,脾气温和,性情宽厚,如果说李承乾、李泰有些不能容人,而李治……
 
    他相信这孩子有朝一日做了皇帝,绝不会是一个会对同胞兄弟骤下毒手的狠辣之人。但是,他还想看看心腹大臣们的看法,昨日李靖、李绩装疯卖傻,那二人在,以李靖为尊。李靖不表态,李绩也就不适合表态,而李靖现在已是荣养状态,也不好总唤上朝廷,所以今天没有叫他。
 
    李世民表明了要易立储君的态度之后,便要四位心腹大臣表态。这一次,他直接把李泰、李治都列为储君人选,要四位心腹大臣来个必须表决,四位大臣想搪塞也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必须表态的时候众大臣也是不含糊的。他们平时怎么可能没有思考过哪位皇子更适合做储君?所以,最后的投票结果是:
 
    李泰vs李治,2比2平。
 
    房玄龄、李绩投票给了李泰,理由是嫡长子已废,顺理成章应该是嫡次子。当然,这其中有无更多考虑,是不可能都对皇帝直言的。
 
   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则投票给了李治。两人认为李治虽然年纪还小些,但是皇帝春秋鼎盛,又不是马上需要有人继位。而皇子李泰过于肥胖,恐有碍健康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一边,又开眼了,他真以为这四位国之重臣可以说出多么全面、具体、科学的分析,却没想到人家的理由如此地简单粗暴。
 
    我选老二,因为老大不合适了,就该是老二。
 
    我选老三,因为老二身体不大好。
 
    我们都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,但我们觉得皇子们都是很好很好的,所以一个只是从长幼有序上做出考量,一个从长远健康上做出考虑,这样的话,最后不管是老二上位还是老三上位,都不算是往死里得罪了他,大家还是有关系回暖可能的吖,老大!
 
    真他娘的开了眼了!
 
    我还真当历史名人都像史书里写的那么心思简单,一根肠子通到底呢,原来这才是活生生的人呐!学习了!学习了!
 
    李大将军穿着一身小黄门的太监袍子,手里执一把拂尘,站在御案旁边,好学不倦。
 
    李世民有点囧,早知道的话,就把李卫公也喊来了,逼着他表态,这投票也能立马分出个结果不是。这搞出个2比2平,我这做皇帝的如何表态?我若直接表示要让老二或是老三当储君,那不是戏弄大臣么,人家的投票表态还有意义么?
 
    咳!
 
    “朕知道了,朕会再作思量,退下吧!”
 
    李世民把这四位老大人“轰”出去,抚额想了想,只得暂且放下此事。
 
    而一直盯着皇位的李泰,却是一直盯着宫里的动静。
 
    他并不敢在御前安插耳目,那是大忌讳,一旦被发现,他本来就算有十成机会继位,也会再无可能。尤其是在他已经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,根本不需要如此冒险。
 
    但他可以很容易地就了解到皇帝都找了哪些大臣于朝堂之外议事,这却不是什么不好打听的大秘密。
 
    昨天,皇帝留李绩议事,还特意把久不上朝的卫国公李靖也请了来,那可是父皇迄今仍以兄弟相称的唯一一位大臣。
 
    而今天,皇帝又把长孙无忌、李绩、房玄龄、褚遂良四人留下,这里边不是宰相就是武臣之手,这是要干什么?明摆着是要立储君啊!
 
    可是,昨天没有公布储君人选,今天也没有!
 
    那意味着什么?大臣们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,皇帝也没有。
 
    李泰国是嫡次子,又是宠贯诸王的唯一皇子,这太子之位,他以为皇长子李承乾完蛋以后,顺理成章就是他的,可现在居然仍是悬而未决,难道……有变故?
 
    如果有变故,那只能是……
 
    李泰倏而想到了小屁孩李治,这个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老三难道已经成了他的大敌?
 
    李泰再不能坐在府里摆出一副贤王姿态等下去了,他马上整装,吩咐进宫。
 
    反正李泰和父皇关系最亲密,时不时就会进宫,此时前去,倒也不显突兀。
 
    李世民遣走了四位大臣,喝了会茶,便暂且抛下了这心事,忽尔想起昨夜九嫔侍御的事来,内中武都督家次女华姑倒是个可人儿,人长得俊俏妩媚,性情也是活泼天真。
 
    李世民觉得和她在一起,最是放松。已届中年的他,其实反而更喜欢这种没心机的,天真烂漫之态,似乎也能带给他更多活力。
 
    “华姑……只是个小名儿呢……”
 
    想着那女子昨夜鼙眉承欢的妩媚之姿,李世民不禁微微一笑,道:“传旨!”
 
    李鱼忙欠身,只听李世民道:“才人华姑,赐名为媚。今后就叫武媚吧!”
 
    “喏!”
 
    李鱼答应一声,心道:“既已嫁进深宫,成了皇帝的女人,能得皇帝宠爱,本是幸事。只是如此一来,她仍要按原来的人生走下去了,最终那结局,于她而言,究竟是幸福快乐还是孤独寂寞,的就是那种城府甚深,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那种人,一般的人忌惮,不愿与之相处。贵为帝王,同样不喜欢。可是大臣们一旦渐渐年老,想的多,顾忌多,便不可避免地城府起来,青春一去不回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