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万喜彩票官网 2018-08-19 14:11 的文章

她要嫁的男人可是永远也不会专属一人

  看来光有多了几千年的见识还远远不够,要会揣摩人心,要有丰富的政坛经验,这都是必须经过历练才能具备的,绝不是读几本书就能活学活用的本事啊。
 
    只是……李世民太宠李泰这个儿子的,宠贯诸王,所以……老天爷大概就有些看不过眼,偏偏这时候,李承乾来辞行了。
 
    他被废为庶人,贬谪到地方上去。今天恰恰是离宫辞行的日子。
 
    李世民不肯见他,但他毕竟是皇长子,这份父子血脉的关系,不是一纸诏书可以废除的。他执意要向父亲辞行,并再三许诺,只望阙而拜,并不入室参见,那送行的大太监也不敢往死里得罪他,若教皇帝知道了……
 
    哎,天心难测啊!
 
    所以,那大太监就把他领来了,只是已然授意几个力大的太监,一俟发现他想闯进御书房见驾,马上把他拖走。
 
    “父亲!”
 
    李承乾走到院中,望着御书房,“卟嗵”一声就跪下了,泪如雨下。
 
    “父亲,不孝儿要走了!”
 
    李世民刚刚提起笔来,正要继续批阅奏章,听到这一声喊,手不由一哆嗦,奏章上滴下一滩红色的墨迹。
 
    院子里,李承乾这句话说完,便泣不成声。
 
    那大太监见御书房中并无回应,知道皇帝不想相见,便呶了呶嘴儿,示意几个太监上前扶起废太子,李承乾正在号淘大哭,被人一扶,不由一个激灵,突然大叫起来:“父亲,孩儿不孝,罪该万死!但孩儿初衷,只为自保啊!李泰倚仗父亲疼爱,图谋太子之位,屡屡挤兑孩儿,若其得继大宝,杀兄屠弟,何不可为?”
 
    那大太监听了脸色陡变,恨不得上前给他一个大嘴巴。
 
    你说什么不好,为什么要说杀兄屠弟,这可是皇帝的大忌讳啊!
 
    可李承乾自知这一辈子算是完蛋了,毫不忌讳,仍然大声咆哮:“孩儿岂能坐以待毙?岂能坐以待毙?孩儿只为自保,欲谋宫变,逼父皇禅位,所有种种,皆因李泰!”
 
    李承乾是豁出去了,就算死也想拉上那只胖青雀垫背,那大太监唬得面无人色,急命人拉起李承乾就走。
 
    许久许久,御书房中李世民才把朱笔轻轻搁下,望着前方虚无处,怔忡半晌,忽然轻声道:“你常在宫外,应当知道许多朕不知道的事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说到这里,忽然转身,看向李鱼:“你告诉朕,如果青雀有朝一日成为天子,可会对其兄弟不利?”
 
    “不能表态!得学李靖、李绩,人家不说话,可是被誉为托孤重臣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马上决定,向前辈学习,于是立即单膝跪地,垂首道:“臣不敢妄议皇子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和颜悦色地道:“朕赦你无罪,只管说来!”
 
    “臣惶恐,诸皇子皆天皇贵胄,岂是微臣可以非议的。”
 
    “诶!朕只私下问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把头又顿了顿,一副打死都不说的德性。
 
    李世民沉默半晌,轻轻叹了口气,缓缓地道:“朕明白了!”
 
    咦?我连个屁都没放,你明白什么了?
 
    李鱼好奇地抬了下头,想问又不敢,赶紧又低下了。
 
    李世民摆摆手,道:“朕想静静!”
 
    皇帝的声音,透着疲惫与萧索,李鱼一时也无暇思索他为何突然兴致颇低,连忙顿首起身,悄悄退了出去。一时之间,还未想明白,因为他的打死都不说,已经把那只挥舞着毛笔拼命搏文名的李青雀同学给坑了。
 
    李鱼也未敢走远,出了御书房,就往旁边一站,随时听候传唤。
 
    内廷洛公公远远走来,一见李鱼站在外边,便陪起笑脸: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嘘~~,皇上心情不好!”
 
    “啊!多谢小李将军提点。嗯……这是今晚九九而御的名单,圣人就寝之地,设在华沐苑。还请小李将军早早安排防务。”
 
    “好,我知道了!”
 
    “那咱家就告辞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看着洛公公蹑手蹑脚地走开,低头看了一眼那张幸贴,华姑的名字赫然排在首位。
 
 第560章 “郭良侍?”
 
    “冯良侍,今夜陛下要宿于华沐苑,你这边得早做准备了。我也得提前安排侍卫,做好警戒。”
 
    “啊!将军且去忙,老身一会儿就安排人与将军配合。”
 
    冯良侍做了一辈子宫人,对这种事早就驾轻就熟,一点也不紧张,笑眯眯地答应了,待李鱼一离开,便吩咐人去唤郭欣恬郭良侍来。
 
    李鱼到了院中,安排侍卫和太监们警戒,先吩咐了人去逐屋查验,转脸便看见院中正有一架秋千。
 
    旁边堆着雪,雪上蜡梅花开,份外娇艳。而那女子正在暖暖的冬阳下快乐地荡着秋千。
 
    “华姑!”
 
    李鱼一眼认出那少女,华姑也认出了李鱼,只是秋千一时停不下来,便在秋千上向他招手,虽然雀跃,倒也懂得宫中规矩,未敢高声喧哗。
 
    李鱼笑吟吟地走过去,伸手将渐缓的秋千停住,华姑一挺腰儿就从秋千上下来,笑嘻嘻地道:“大鱼哥哥,你怎又到后宫来了,你可不是太监,整天出入后宫,合适么?”
 
    李鱼白了她一眼,现在他虽仍着太监服饰,但宫里面但凡有点职司的,已经无人不知皇帝身边有几名侍卫扮作太监护卫了,自上回皇帝遇刺,这事儿就瞒不住了。
 
    宫中排查内奸的事情还在继续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折腾的鸡飞狗跳,只是偷盗的、对食的都揪出好多,与宫外有所联系的也抓住几个,却一直还未找到那个神秘刺客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今晚皇帝要幸华沐苑。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华姑先是一呆,旋即小脸通红,期期艾艾地道:“圣……圣人要幸华沐苑了么?对喔,好像就是今天。”
 
    李鱼忍不住好笑,此时看她,就似要出嫁的小妹子,只是,她要嫁的男人,可是永远也不会专属一人。噫?自已不是皇帝,貌似也不专属一人。咳!封建社会福利,封建社会福利。
 
    李鱼干咳一声,道:“是不是有点紧张?”
 
    华姑向他扮个鬼脸儿,道:“我才不怕,自入宫时起,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。”
 
    说完又忐忑地道:“皇帝会不会很凶啊?上次雪夜亭中见他,好像凶巴巴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那一夜,不是有人谋反么?你放心,皇帝也是人,不会在后宫还整天凶巴巴的,他也要过日子啊。”
 
    华姑紧张地咬咬嘴唇:“嗯!那……那我该怎么做呢?听说要是不讨皇帝喜欢的女人,就会孤零零终老一生的呢。”
 
    李鱼忍不住道:“皇帝近来心情的确不大好,不过,你不要理会这些。皇帝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。男人在外边越是有了糟心事儿,越是希望回到家里他的女人活泼体贴,善解人意。”
 
    华姑
    啊!那个丫头,现在又藏在哪个犄角旮旯琢磨着杀皇帝呢?真是不叫人省心呐!
 
    杨千叶此时正站在冯良侍面前,面带浅笑,颊生双涡,内心里一万中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 
    叫我去见小李将军,配合他安排好皇帝今晚驾幸华沐苑的事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