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万喜彩票登录 2018-08-19 14:15 的文章

那就意味着期许他有更大的上升空间

 李世民暗暗叹息一声,这才道:“你之功劳,高过杜行敏。只是若封你国公,资历年纪,终究还是逊了一筹,但一个郡公是跑不了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自从听说过杜行敏的封赏,也曾考虑过自己能够得到的。受封开国郡公 ,确实是极大殊荣了,在爵位里边,开国郡公可是正二品,再往上就是国公,李靖、李绩就是国公,你功劳难道高得过他们?
 
    但实职官要授什么 ,他却不太清楚。
 
    因为……可文可武,天知道皇帝会让他做个什么官。
 
    李世民沉吟道:“至于官职么?朕还得着吏部考量,朕不想外放你去地方。”
 
    这可是极大恩遇啊,当然,也得分人。
 
    对于一个年轻,尚有极大上升空间的人来说,当然要留在京里,天天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晃荡,那才有更多机会。但是对于一个大半截入土,已经上升无望的官员来说,那当然是去地方上当土皇帝更快意。
 
    所以皇帝明确表示要把李鱼留在京城,那就意味着期许他有更大的上升空间。这可是皇帝的期许,皇帝的期许可不简简单单就是一个期许,它是可以化为实际的巨大推动力的。
 
    李鱼连忙谢恩,李世民笑吟吟地道:“去吧!”
 
    李鱼再度谢恩,这才退出御书房,直奔华沐苑。
 
    李鱼到了华沐苑一打听,冯良侍居然不在,老太太年纪大了,昨儿个皇帝盘肠大战,春色无比,她却得在外边值宿,今儿身子不太舒服,去太医院请郎中看病去了。她的身份,可还不够资格请太医来看,不过主动登门求诊,太医们也不会不给这女官面子。
 
    华姑如今是得了皇帝赐名,而且已经是被临幸过的妃子了,这可不是在庭院中恰好见到,李鱼不好登堂入室,便问那问“郭良侍”去处,便有宫娥答道:“郭侍良在汤泉居。”
 
    那汤泉居乃是一处依据温泉水建造的大屋,华沐苑之所以取了个带沐字的名字,就是因为这儿有温泉。李鱼昨日勘察整个华沐苑地形,已经知道这个所在,是以也不用人陪,便径直向汤泉居走去……
 
 第563章 原来是你!
 
    几片芭蕉,大叶肥厚。从中又探出几枝红花,不知道是什么花树,与那翠绿欲滴的叶子相衬着,却是野趣盎然。
 
    为了采光,在居屋的最中心最高处,开了一个硕大的漏斗式天窗,光线从上方照射下来,静谧而神秘。
 
    阳光之下,青石之上,泉水之中,一双晶莹的小脚丫,微微地悬搁在水中,脚背上的雪白肉色在阳光下仿佛半透明般,透明的清澈泉水在那玉足上流畅地流过,从侧方看过去,那脚掌似乎十分的轻软薄透,如同鹅蹼。
 
    汩汩水声,欢畅奔淌,水面上雾气昭昭,也笼罩着一张俏美无双的容颜,眼神儿有些朦胧。
 
    这汤泉居因为地下温泉,四下里又盖了居屋,所以形成了一个小天地,许多在关中不常见或不可见的花草,在这里都能生活得很好。
 
    掌管内廷的洛公公,甚至还特意派人从岭南道野外山区逮了一种特殊的萤火虫来,这种萤火虫很特别,只要温度高于10度,就能一直生活的好好的。
 
    为了养活这些萤火虫,他又利用这汤温屋湿润、温暖的环境,养殖了蜗牛和蚯蚓。因此,这里真的是自成了一方小天地,到了这里,会有一种到了野外的感觉。
 
    不过,这汤泉附近居住的嫔妃阶级都不是甚高,因为在整个宫殿建筑群里,它的位置较偏,位置不正,所以此处的宫殿规模也不高,高级嫔妃自然不会为了一个温泉便住在这里。
 
    整个温泉区三分之二强的部分在华沐苑,旁边毗邻另一宫殿群,那里也住了几位妃嫔,用院墙为栏,划了小部分汤泉过去,分享这泉水。
 
    杨千叶所坐的位置,就在泉水涌口,也就是两宫的“界墙”位置。
 
    “曾经,父亲的妃嫔们也曾在这里沐浴过吧,说不定娘亲也来过这里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悠然神思。
 
    毖彼泉水,亦流于淇。
 
    有怀于卫,靡日不思。
 
    娈彼诸姬,聊与之谋。
 
    哎,杨千叶幽幽一叹,脚掌撩了撩水,如玉之润,如缎之柔。
 
    我想找个可以付与心思的人聊一聊,都不可得呢。
 
    一想到明日就要对皇帝下手,与此同时失去的不仅是自已的生命,还有自已的身子,杨千叶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,她从记事起,杀死大唐皇帝就是她的人生目标,如今终于等到了机会,却全然没有欢喜的感觉。
 
    顽皮的泉水从脚下欢畅地流过,脚心痒痒的。
 
    这世上有些女人,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脚。有的女人别的地方都可以让别人碰,唯独一双脚,绝对沾不得别人的手。杨千叶倒没有那么严重,不过小时候墨师曾经找来几个收养训练的女死士,陪伴殿下。
 
    她们嬉玩的时候,有一次被一个女孩儿挠了她娇嫩嫩的脚心儿,杨千叶笑得喘不上气儿,最后竟抽搐着晕了过去,大脑一片空白。此时泉水从脚心钻过,对她而言,也是难以禁受的敏感。
 
    可是因为心情的惆怅,这种敏感竟然被她忽略了。
 
    她只是把双脚踏实了些,让泉水从脚掌上流过,可依旧有些痒痒的感觉。
 
    二十一岁的生命,明天就要离开这人间了吧?可不管如何,我是报了仇的。如果大唐能因此变得混乱起来,墨师总能找到一个隋杨后人,替我挑起那面复国的大旗的。
 
    只是……
 
    一想到自已保存了二十一年的清白之躯,要为了接近皇帝而献给那个男人,她的心就堵得难受。献给自已所爱的男人,那是一种满足与欢喜,献给一个毫无感情的男人,甚而还是她眼中的仇人,那是什么感觉?
 
    杨妃……
 
    杨千叶忽然想到了那位异国姐姐,她做了李世民的妃子,与他同床共枕,为他生儿育女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她是因为爱他,还是为了生存……
 
    杨千叶正胡思乱想着,就听脚步声悉索响起,她一回头,就听一个很害怕听到的声音道:“可是郭良侍当面?”
 
    然后,那人脸上的笑就僵在了那里,两人四目相对,错愕无言!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“父皇,儿近日得到一株好山参,应该有上千年了,特意来送给父皇。”
 
    李泰从太监手里接过那口大匣子,吃力地送上前去,马上就有两个御前太监迎上几步,从他手中接过。
 
    “你这孩子,朕这身体,还用不着吃参进补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看到李泰,马上露出毫不掩饰的笑容,他搁下御笔,向李泰招招手:“走,朕乏了,陪朕出去走走。”
 
    李泰迟钝的步伐登时变得敏捷起来,抢上两步,扶住了李世民的手臂。
 
    积雪未化,但阳光正媚,檐下有滴滴雪水缓慢地滴落。
 
    李世民由李泰扶着,慢悠悠地遛达了一阵,进了一个凉亭,原本被白雪反光刺得微眯的眼睛张开来。
 
    他其实很清楚儿子此来是何用意,显然,儿子已经有点坐不住了。
 
    李世民倒不觉得他眼热皇位有何不妥,皇子们哪个不想当皇帝?只要不用叫他忌讳的手段,那就没有问题。他的“家当”,总要找个儿子传承下去不是?
 
    不过,他现在已经渐渐倾向于李治,对这个最宠爱的儿子,难免就有了些歉疚之情。
 
    李世民沉吟半晌,方道:“高明(李承乾的表字)谋逆,已被废为庶人,储君之位虚悬……”
 
    李泰的心登时一跳,有心做出从容之态,但面皮子还是不由自主地绷紧起来。
 
    李世民转身李泰:“朕本属意于你,只是大臣们觉得,雉奴(李治的表字)为人宽厚,更适合做一个守成之君,朕……很为难啊。”
 
    面对自已最宠爱的儿子,堂堂皇帝也不免情怯,竟尔把想立三子为帝的责任全部推到大臣们身上,免得惹李泰不痛快,此时此刻,他也不过是一个慈父而已。
 
    李泰一惊,急忙道:“父皇若是有所决断,孩儿自然不敢置喙。但我大唐江山得来不易,如今有父皇镇着,自然无忧。只是父皇万年之后,也不能不做考虑,这正是立储君的意义所在。
 
    雉奴确实仁厚,但他却未免过于耳软,大臣们倾向于雉奴,未必就没有这个原因。父皇,江山是咱李家的,外姓人,总难免会有他们自已的打算啊。”
 
    李世民听到这里,不由目光一凝。
 
    李泰挽着李世民的手臂,鼓起勇气道:“儿子并不在乎做不做皇帝,可却不能容忍咱李家的江山有什么闪失?如果儿子能做储君的话,百年之后就杀了自已的儿子,把帝位再传给雉奴,反正不能叫外人有机可乘。”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李世民看了李泰一眼,心思又活泛起来。如果能兄终弟及,倒也不错啊。李治毕竟年轻,有这个哥哥先守上几年,江山愈加的稳固,那时再传予弟弟……
 
    李世民兴
    杨千叶在他的逼视之下,渐渐有些情怯,慌乱地垂下眸子,仿佛一个偷汉子的妇人被她的正牌老公抓着正着,那叫一个心虚。
 
    “你好啊你!”
 
    李鱼咬牙切齿的一句话,吓得杨千叶娇躯一颤。
 
    李鱼逼近一步: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个蠢女人,你居然有胆冒名进宫,嗯?郭良侍!”